在线咨询

我要咨询律师
  • 人口失踪
    在2017年5月2日中午12点,在瓮安县珠藏镇发生一起人口失踪案件,从事发到现在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方案,失踪人王小菊是珠藏镇.高水乡人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事发当天他本人把家里人的所以联系方式都删掉了到现在连电话都打不通
    发表时间:2017/5/7 3:59:18  发布人: 杨智刚
    您好!贵州省经济与法制建设促进会竭诚为你服务,您的情况目前只能由公安机关处理,一方面请您耐心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另一方面您自己及家属也可以积极寻找。详情请您致电致邓律师,联系电话:180 8414 7458,谢谢!

    回复时间:2017/5/9 11:14:34  回复人:
  • 我一切费用己经成担还有哪些责任
    请问我店出了点小事我一切医疗费用都成担了还有哪些责任

    发表时间:2017/5/4 0:57:40  发布人: 陈勇
    您好,您的留言我们已经收到,您留言内容有点简略,我们对您的详细情况不了解,我建议您把资料以书面的形式准备好,直接到单位了解,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观山西路乾图中心广场1单元12-1号,你也可以致电邓律师,联系电话:180 8414 7458,谢谢!

    回复时间:2017/5/4 10:08:14  回复人:
  • 2人被杀死命案求助咨询
    犯罪嫌疑人贾长河与刘淑兰谈恋爱不成多次威胁要杀刘淑兰全家,2015年9月9日陈忠珍(系刘淑兰的母亲)到贵州省兴仁县真武山派出所报案,要求处理、教育贾长河,公安不受理的行为助长了贾长河更加猖狂肆无忌惮和其对法律的漠视。2015年9月28日上午8点28分左右,贾长河暗藏凶器,又再次擅自闯入刘继义家,与刘继义、陈忠珍及刘续惠发生纠纷,为阻止贾长河的违法行为和侵权行为,陈忠珍立即打“110”报警,警察到现场后没对违法侵权人贾长河进行带离或搜身,也没对第一次报案进行核实调查,只是对双方进行简单的询问就甩手离开了现场。导致9点左右发生贾长河手持利刃将刘继义(系刘淑兰的父亲)、刘续惠(系刘淑兰的四妹)杀死在家里及门口步行街道上,陈忠珍被砍杀成重伤的重大故意杀人案件。
    1.请问下这个案件公安是否有失职或赎职?
    2.至今公安对两次报警后还发生两死一伤事件不给书面处理结果,被害人家属应怎么办才能得到公安的书面处理结果?

    发表时间:2017/4/24 21:47:37  发布人: 陈忠珍
    您好,您的求助咨询我们已经收到,详细情况,第一种方式您可以致电邓律师,联系电话:180 8414 7458;第二种方式您准备好相关材料直接到单位详谈,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观山西路乾图中心广场1单元12-1。谢谢!

    回复时间:2017/4/26 10:05:28  回复人:
  • 婚姻求助
    妻子张艳娥和他爹一生已婚骗钱,骗走我的所有家产,张艳娥之前也骗了几家男人,有两家男人生了五个小孩,和我生了一个,和我办了结婚证,也没有离婚现在又到水城县发耳乡江西村五组嫁扬坤林,张艳娥是纳雍县老凹坝乡新街村一组人,现在户口是纳雍县老凹坝乡新坡村五组,我现在也不知该怎么力力,只好向你们请求法律求助。
    发表时间:2017/4/20 22:58:38  发布人: 高克军
    您好,您的留言我们已经收到,详细情况请您致电邓律师,联系电话:18084147458

    回复时间:2017/4/24 10:33:11  回复人:
  • 医保己经报销,我还能要求肇事司机赔偿吗?
    五个月前,我被李某驾驶的小车撞伤,后被送往医院救治。经交警部门认定,李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我无责任。鉴于李某拒不担责,我曾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李某赔偿。在赔偿项目中,包括已通过医疗保险报销的5万余元医疗费用。

    可是,法院近日作出的判决,驳回了我索要5万余元医疗费用的请求。法院给出的理由是:该费用既然已被报销,说明我不存在对应的损失,自然无权索要。

    可我认为,该费用之所以能够被报销,是因为我先履行了缴纳保险费的义务,属于投保后产生的收益,而投保与李某的侵权没有任何关联,我当然地有权依据侵权责任另行向李某索要。

    请问:我的理由成立吗?

    网友:康美荣

    发表时间:2017/4/18 17:23:47  发布人: 康美荣
    康美荣网友:您好

    你的理由不能成立。

    一方面,在医疗保险已经报销医疗费用的情况下,你无权就此继续要求李某赔偿。

    的确,医疗保险报销医疗费用和侵权人赔偿医疗费用,是对医疗费用不同渠道、不同性质的处理,但这并不等于两者可以重叠、可以交叉。因为,就侵权损害赔偿而言,我国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将受害人的人身损失分为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而医疗费属于财产损失的范围,其赔偿应当遵循损失填平原则,即将受害人的损失全面填补,损失多少,赔偿多少,使受害人在经济上不受损失。

    本案中,你已经通过医疗保险报销的医疗费用,明显不在你的损失之列,如果仍然让李某向你作出赔偿,无疑使你得到了超出财产损失之外的费用,从而有悖于损失填平原则。

    另一方面,李某无需向你赔偿医疗费用,并不等于其无需为自己所造成的损害“买单”。

    《社会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下列医疗费用不纳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范围:(一)应当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的;(二)应当由第三人负担的;(三)应当由公共卫生负担的;(四)在境外就医的。医疗费用依法应当由第三人负担,第三人不支付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

    鉴于国家设立医疗保险制度的目的在于保障公民患病时能得到应有的医疗救治,并不是减轻侵权人的赔偿责任。如果据此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不仅会使社会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利益受损,还会降低侵权人的违法成本,引发侵害他人却不必由自己买单的道德风险。因此,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就已经支付的、不应纳入的医疗费用,享有向侵权人追偿的权利。该规定对于李某也不例外。

    回复时间:2017/4/18 17:31:37  回复人:
无标题页